男性比女性更羞于谈论心理问题 这种观念实际上在害死他们

2018-10-17来源:admin围观:47次

心理

无论年龄、种族、性别或职业,所有人都可能受到精神疾病的困扰。据统计,有些人患抑郁症和自杀的风险更大。例如,LGBTQ+社区的人,尤其是年轻的跨性别者,以及军人和____,比一般人群患抑郁症和自杀率更高。

尽管男性往往在社会拥有优势和特权,但统计数据显示,他们自杀的可能性更大。在____,75%的自杀企图与男性有关。在美国,这个数字是78%。另外,男人害怕谈论他们的心理健康,但是这种想法实际上在杀害他们。以下群体的风险甚至更高:工人阶级男性、接近中年的男性、农村男性。这些人都更容易感到孤立,认为谈论心理健康是软弱的表现,从统计学上讲,他们更容易用酒精或其他药物进行自我治疗。

布拉斯基(Grant Blashki)博士说:“自杀死亡的人数是车祸死亡人数的三倍。”布拉斯基是____非营利组织Beyond Blue的临床顾问,该组织致力于帮助抑郁症和焦虑症患者。他认为性别角色使得男性很难承认心理健康问题,社会需要更广泛的文化转变。

也许尖端技术也有作用,现在所有东西都有应用程序——可以让你定期进行心理检查的应用程序、提供日常冥想技巧的应用程序、直接连接到智能手表的应用程序并使用生物识别技术诊断潜在的心理健康问题等。

所有这些都可以避开男人在讨论心理健康问题时的耻辱感。“在很多方面,在屏幕上对着屏幕说话,比有人看着你的眼睛时更容易,”布拉什基说。

长期以来,研究人员一直对使用手机或在线服务来帮助对抗男性心理健康问题感兴趣。许多基于应用程序的治疗方法可能是很有前途的方法,可以提供信息和具有成本效益的治疗,尤其是对那些在更传统、面对面的情况下拒绝寻求帮助的男性。

例如,Beyond Blue参与研发的Headgear App提供了30天的挑战,每天都有一项小任务,旨在改善用户的“心理健康”。这些视频、测验和心理挑战的设计目的是让用户建立起一种应对心理疾病的机制,即使在删除App后也能持续奏效。

Headgear研究小组正在撰写其初步研究结果,但根据研究人员的说法,早期迹象是积极的,男性使用者的抑郁症状有所减轻。该研究人员表示:“就不同的工具和技术而言,参与者从使用这款应用中学到了很多东西,很多人对此非常开心和感激。”

不过,这款软件也存在一点问题。由于把主要目标放在男性身上,App的设计也充满男性特质:标语是“锻炼你的胆量”;图标设计成速度计;内置“工具箱”的部分,并附有一个实际工具箱的图像。简而言之,Headgear几乎是一款为直男设计的应用,这可能会强化刻板印象。

____国立大学研究员肖尔茨(Brett Scholz)对此感到担忧,他参与了一系列关注男性心理健康的宣传活动,他认为像Headgear这样的工具是一个积极的进步。但诉诸于某种特定类型的男子气概,可能会排斥那些认同不同的人。

“这类应用正在拯救生命,”他说,“但从根本上说,需要有一种方式来改变我们对男性气概和心理健康的看法。”

肖尔茨提到了Beyond Blue在2013年发起的一项名为“男人治疗”的活动,该活动由虚构的Ironwood(铁木)博士发起,他是一个肌肉发达、留着八字胡的角色,被描述为“直男中的直男”。他说:“这强化了‘理想男人’的概念。我在研究中采访的很多男性都说,这让他们觉得更不想寻求帮助了。”

在2011年,肖尔茨参与了一个名为“软化___男人(Soften The ____ Up,STFU)”的____在线宣传活动。STFU的设计初衷是为了撕裂具有破坏性和毒性的男性外衣。“我们不需要重新定义男子气概,”广告语说,“我们需要消灭这个概念。”

不过,肖尔茨此后也对自己的STFU运动持批评态度,原因与他对Ironwood博士和男性疗法相同——STFU只吸引那些愿意颠覆传统男性观念的男性。STFU和Ironwood博士坐在同一光谱的2个极端。二者都只与1种类型的男人交流,同时可能疏远其他人。

“服务对象需要多样化,” 肖尔茨说,“因为男性是多样化的。”

“有些人想要身体健康服务,有些人想上冥想课,有些人想要远程交谈。”我们能提供的服务越多样化,我们就能提供越多的帮助。我们需要打破某种耻辱感,但至今,我仍然不认为我们做得很对。”